夜行植物

“我们对他人的真正不幸和痛苦怀有一定程度但绝非轻微的喜悦”,这些天很多时候都会没有缘由地想起苏珊桑塔格这句话。

还有无尽的隐喻,小猴子揭开伤疤告诉森林里别的小动物自己是如何受伤的,让子弹飞里青年剖腹捧着自己的肠子,不停地说我只吃了一碗粉。那些危险的自我暴露,自残式的展示欲,太过极端的爱和恨,与其说是哀鸣,不如说是一种武器,它好刺痛我。

刺痛我那种狂热的、沸腾的感情以燃烧生命为代价,肉眼可见入骨的伤口,刺痛我那种极端的、绝顶的、异常的爱意,它越是真切,人就越短暂、易毁,让我下一秒就会失去你。

不要爱我。



我的爱反复、温吞、刻薄又计较,它廉价平常,我爱你就好了。

2 / 48

© 恐山桐 | Powered by LOFTER